从前,在一个苗家寨子里,住着一对老夫妻,老汉名叫篙确,老婆婆名叫娓乌。他们到四十多岁时才得了一个女儿,夫妻俩格外欢喜,视她为掌上明珠,给她起了个名字叫榜篙。这榜篙随着年龄的增长,越来越漂亮动人,而且她心灵手巧,纺织刺绣无人能及。小伙子们都喜欢她,想方设法去接近她,可是她却一个也看不上。

亚兵不负众望的成为兄弟们当中最先踏入婚姻殿堂的人,一份承诺,一份浪漫,把他们紧紧的捆在了一起,从此,不再为爱情担忧,只为她而付出。

原来,她早已有了意中人,那是个叫茂沙的青年猎人。有一次,茂沙跟父亲到森林中去打猎,忽然,草丛中跳出了一只猛虎。那老虎一下就把父亲扑倒在地,衔在口中准备撕咬。茂沙见状,抽出刀便与老虎搏斗了起来,他把老虎砍得伤痕累累,鲜血直流,最终从虎口里救出了父亲。但是,受了重伤的父亲,不久便丢下茂沙,与世长辞了。从此,茂沙就孤孤单单地一个人带着猎狗在山上打猎,他从这座山到那座山,又从那座山到另外一座山,长期漂泊,居无定所。
一天,茂沙来到一个人烟稀少的小寨子。使他感到奇怪的是,寨子中只有牛羊等牲畜,却看不到一只鸡、鸭、鹅。一打听,寨子里的人告诉他说,这里有两只成精的老鹰,它们每天都到寨子里来抓鸡鸭鹅吃,日子不长,寨子里的鸡鸭鹅就都被它们吃光了,大家对这两只老鹰都无可奈何。

世间最美好的事情,莫过于可以拉着相爱人的手,在法国塞纳河边,在夕阳的余晖中亲吻她的额头,四目相对,温柔的对她说“Jet’aime”

茂沙一听,便对寨子里的人说:“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对付它们吗?让我去看看。”说完,他拿起弓,备好箭,由寨子里的人领着来到了老鹰精住的山崖下。
恰巧,这时两只老鹰精飞出来了,它们的翅膀张开大的就好像晒席似的,飞起来比射出的箭还要快。但无论它们有多大,起落有多快,还是没能逃过茂沙手中百发百中的神箭。

算起来,我和亚兵认识应该不到两年,见面次数大约20次吧,可是现在我们是很好的朋友。他和武老板陈老板是铁哥们,第一次见他的时候,就觉得一个男娃皮肤怎么可以这么好呢,心想不会是奶油小生吧。第一次见亚兵的时候,武老板他们还在和别人起冲突,晚上陈老板和我讲,真是委屈亚兵了,凭着亚兵的暴脾气,怎么可能被他们那么说还不冲上去揍他们,想当年,也是街头小霸王啊。对了,亚兵、笑超、陈老板、武老板,是越南杀马特四大天王。

茂沙勇敢地站在山崖下,拉弓搭箭,
嗖嗖两箭,两只老鹰精就全都被射下来了。全寨子的人欢天喜地,都来感谢这位艺高胆大的好猎人。

“敏敏,做我女朋友吧”亚兵死皮赖脸的又向Z敏表白了。

这里正是榜篙所在的寨子。榜篙看见了这个年少英俊,勇敢善良的猎人,便深深地爱上了他。然而茂沙是个四处流浪的猎人,在这里没有住上几天,就又走了。他根本不知道有这样一个美丽的姑娘,在暗中深深地爱着他。榜篙还没有来得及表达自己的爱情,茂沙就走了,榜篙从此心中充满了牵挂。

“哎呀,我还没有那么喜欢你啦”女神范必须要有。

随着一天天的长大成人,榜篙更加清秀可人了。许许多多的年轻小伙都登门求婚,但都被她拒绝了。

亚兵就这么表白据说被拒绝了10来次了,都可以写进教科书了。

俗话说: 恶魔嫉妒人们的好事。
年轻美貌的榜篙连恶魔见了也难以忘怀。一只白野鸡精暗暗地喜欢上了榜篙姑娘。它知道,要得到榜篙的心是不可能的,于是,恶毒的野鸡精便想出了一条毒计。

那天,他们又一起去KTV,亚兵一边深情的唱着歌,一边把手搭在赵敏的肩上,Z敏回忆道“那一次,我竟然没有反感他这么做,我想应该是喜欢上他了吧”

一天,榜篙正在绣花突然昏昏地一头倒在地上,接着一阵狂风卷走了她。当她的父母知道时,榜篙早已不见踪迹了。

在亚兵的穷追不舍以及深情款款之下,终于抱得美人归。

再说年轻的猎人茂沙,他跟着野兽的踪迹,翻过了无数的高山,穿过了许多人迹罕至的山谷和森林。一天,他来到一片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中,在这里,他看到一群汉族人正在伐木。

亚兵和Z敏一直是我们羡慕的一对,只要是朋友聚会,总是成双成对出现,亚兵也从青涩小男生成长为懂得疼人大叔了,Z敏的一颦一笑,都记录在眯眼的心里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